钟越楼欢

钟汉良焦恩俊陈伟霆乔任梁张智尧粉丝李易峰乔振宇路人粉武侠控耽美爱好者古风爱好者拖延症晚期

第二回 朦胧意凤凰定亲事 未明书花七惊天缘(1)

四海居里,老夫人、李夫人、花如令,老大花初阳夫妇,老三花开阳夫妇,老五花余欢竟都在,着实让陆花二人吃了一惊,忙行礼,花如令叫人搬了椅子让他们坐了。老夫人道:“凤哥儿,早几年我倒是见过几次沙曼,虽然出身不高,也是个识大体的。”陆小凤道:“谢老太太体恤,沙曼跟了我多年,和别家自然不同。”老夫人道:“那就抬她进门如何?”陆小凤和花满楼见花如令神色如常,显然已经有所决定,心中俱是一惊,陆小凤道:“沙曼出身不好,怎么好劳烦?”花如令摆手:“贤侄这话见外了,我与你父亲是多年好友,他故去后我接你到桃花堡。二十四年视你如亲生,老太太和你伯母都喜欢你,家里兄弟和睦,小孩子也都与你亲热,你早是花家人。如今沙曼也有了身子,我就替你父母做主。至于她的身份,你不必多虑,看在她不比那些庸脂俗粉,自有一分气质,又有了陆家的后,我给你张世叔那里送了信,请他夫妻两个认沙曼作女儿,张家虽然有三子,却没有女儿,红玉未得亲生儿女,我看沙曼与她应是相和。陵越是一县父母。富商之女,县令之妹,如此抬她作姨奶奶也不算是辜负了。”陆小凤心中感动,跪谢道:“侄儿自父亲去世一直承蒙伯父一家照顾,无以为报,求日后能长久膝下行孝。”花如令笑得欣慰,李夫人扶陆小凤起身,又对花满楼笑道:“如今你凤哥哥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你再逃就不能了。”花满楼没提防会提到自己,有些不自然地摸摸扇子,没说话。陆小凤看着他,见他也不看自己,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花余欢在一旁瞧得真切,起身拍拍自家兄弟的肩:“太太的话是大事,不过七弟还小,正是念书练武的好时候,何须这样急?”李夫人点头:“这话有理。”老夫人道:“别臊着人家孩子,楼儿快过来。”花满楼走过去站在一旁。老夫人对李夫人道:“你也别催他,这事叫他自己拿主意。我做主了。”花满楼听祖母这样说,喜不自胜:“老祖宗疼我,太太也疼我。”许氏问李夫人:“那么凤兄弟的亲事这就张罗起来?”李夫人看花如令,后者摇摇头:“先不忙,等到张家回了信,接沙曼过去,再开始,”对陆小凤道,“新房就在城西你自家的宅子,好歹是陆家的媳妇。”陆小凤点头答是。花如令带着老大老三老五自去忙生意,余人说了些闲话就散了。
话说陵越回府,心知父亲张梓胤正为两个弟弟离家之事生气,正想着说什么相劝,刚到了院子,就见干娘红玉喜气洋洋地迎出来,拉着他往屋里走:“大喜事!”纳了闷,进了书房,见张梓胤面上阴霾尽扫,一向板着的脸也有了笑意,看陵越回来,递过去一张纸:“你姑父做主给陆小凤定了亲,我听说过这个沙曼,她是平南王世子的舞女,被送给陆小凤,本以为她只是个舞女,没想到竟是德才兼备,据说她出生在书香人家,家道中落,又值天灾,被迫离乡。如今陆小凤和她算是终成眷属。我和你干娘也愿意认这个女儿。”陵越看了信,心中也欢喜,忽然想到在花家看到花满楼的情状,有些模糊的东西稍纵即逝。
第二天,张梓胤的回信到了花如令的手中,花如令阅后大喜,忙安排人手准备。沙曼暂住在花家,两日后被张家来的车马接走。许氏和刘氏到陆家主事,陆家管事风凌云等虽忙不乱。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