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越楼欢

钟汉良焦恩俊陈伟霆乔任梁张智尧粉丝李易峰乔振宇路人粉武侠控耽美爱好者古风爱好者拖延症晚期

第九章 今当共剪西窗烛

陵越和屠苏回到房间,点亮灯烛,面对面坐着。

窗外的夜色更深了,那轮明月显得添了一分孤单,清冷的月辉洒下来,照的世上所有生物死物都成了孤单的附生者。

陵越倒茶递过去:“你还好吗?”

屠苏点头:“无妨,只是没想到师尊与那人有这样深的缘分,比我们可是难多了。”陵越笑出来:“师弟可是知道了师兄的不容易?”被屠苏装作没听到。

“师兄,你说师尊这一世会不会接受凤霄,然后他们两个永远在一起?”

“屠苏自己认为呢?”

“屠苏觉得他们应该在一起,毕竟错过了这么多年。”

陵越却是摇头:“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而且师尊因此渡劫,若是两人未成,也不见 得是不好的结果,两个人在一起,也不是那么好过的。”

“不说这件事了,说说我们罢。”陵越突然的一句话,再次让屠苏疑惑:“什么?”

“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噗!”屠苏黑着脸拿东西擦干净自己,“不许提这个!谁让你临阵脱逃,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师兄怎么会不要你?就怕你不要师兄。对了,你重生回天墉城之前有没有去过幽都?”

“幽都?我为什么要去那里?”

“你和晴雪……”

屠苏恍然大悟:“晴雪待我很好,但我心里只有天墉城里的陵越,永远也不会变。”

悬着的心终于放下,陵越抱住屠苏,喜极而泣。

屠苏对他的小孩子脾气觉得有些好笑,心中却也苦涩难言,傻师兄啊……

“不对,我们还是去看看比较好。”

“不用了,师兄,你放心吧,晴雪很好。”屠苏用一个完美的微笑打消了陵越的顾虑,他有些半信半疑地点点头,而对师弟的完全信任让他终是放了心。

两人紧紧相拥,在陵越看不到的地方,屠苏发出长叹。

“苏苏,既然你想好了要回天墉城,我也不拦你,这是你自己的心使然。只是,我们永远都不要再见了罢,免得徒增伤感。”天知道这个一向坚强的女孩子是怎样忍者巨大的悲伤说出了这样的话。

屠苏心中有愧,深深地施了一个大礼:“晴雪,是我对你不住。”

晴雪飞快地抹去眼泪,对他笑道:“还不快走?我可要反悔了。”

“你多保重。”

“嗯,你也是。”

屠苏放开陵越,笑道:“这么晚了,师兄,我想睡了。”

陵越点头:“我去给你铺床。”刚转身就被屠苏一把拉住:“铺我的就好,你和我一起睡。”

这是两人互通心意后第一次同榻而眠,这之前陵越甚至觉得屠苏是在害羞,不过现在看来,如果没有师尊的往事,估计自己还要和屠苏分床。陵越高兴地去铺床,连脚下的步子也被他走成了八卦阵。屠苏看他放下了一个大心事也跟着很开心。

等陵越洗完澡回到房间,屠苏早就躺在床上,侧身向里,不知是睡了还是醒着。陵越有些奇怪,走过去,隔着被子拍了拍他:“屠苏,怎么了?”好说歹说让屠苏翻过身,却被他通红的双眼吓住了:“又想什么不开心的事?”半是责备更多的是心疼和无奈。

“师兄,凤霄和师尊都是傻子,不是吗?”

陵越没想到他还在想这件事,拉起他的手:“感情上的事,外人没法子说他们傻不傻。再说了,你说师尊傻,他要是知道了,师兄求情也不管用了,嗯?不要多想了。”陵越笑笑,让他躺好。除了外衫鞋袜,吹熄灯烛,在他身畔躺下。

“师兄,听红玉姐说了师尊和凤霄的事,我实在平静不下来,相思相望不敢相亲的痛苦他们怎么忍受得了?”屠苏伸出手搭在陵越腰间,顺从地枕着师兄的手臂。

陵越在黑暗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是啊,换做是我们,恐怕早就……可是,如果这种事情真的落在我们身上,屠苏,我就算离开你也不能让你受委屈。”

就像是引线烧完点爆了火药,屠苏猛地坐起来,冷冰冰地道:“陵越,你的意思是如果你是凤霄,你也会离开我是不是?”

陵越被他的反应震住,低头笑了,伸手拉他入怀,察觉他的身子还是僵硬着不让自己碰,又紧了紧手臂,在他耳边长叹一声,才道:“屠苏,师尊和凤霄会有好结果的,是师兄口不择言,不生气了啊。我们睡觉罢,师兄有些累了。”

屠苏放松下来,窝在他怀里不说话。片刻后说:“我们睡罢。”仍是紧紧搂着陵越的腰,头一歪,贴在他颈侧,沉沉睡去。

陵越亦合上双目,他心中却是波涛汹涌,思绪纷杂,过了好久才勉强入睡。

屠苏,幸亏我们没有错过彼此,但是若真是师尊和凤霄那般,说不定我会真的会离你而去,陵越怎么会让百里屠苏受到任何委屈呢?

第二日清晨,陵越早早醒来,却发现屠苏比自己还早,这会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他换好衣服走到书案前,案上还有屠苏新写的字,他拿起一张。

愿我如星君如月。

陵越从这七个字里读出了屠苏的心意,他微笑着执起笔添了下句。

夜夜流光相皎洁。

“师兄,吃饭了。”屠苏推门进来,转头就看到自家师兄手里拿着一张纸,眨眨眼。

“愿我如星君如月,屠苏怎么会想到这句诗?”陵越和屠苏坐下吃饭。

冷玉一般俊俏的脸刷的红了:“师兄……”

陵越给他夹菜:“师兄的心意屠苏知道了,那,屠苏愿不愿意将这句诗念给师兄呢?”

知道师兄一直在看着自己,屠苏羞得只能埋头吃饭,陵越想逗逗他,叹气道:“算了,师兄不勉强你,吃饭罢。”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陵越手上一顿,抬头,屠苏眼中的坚定让他差点流下泪来。

屠苏,有你这句话,师兄那七十几年又算得了什么。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