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越楼欢

钟汉良焦恩俊陈伟霆乔任梁张智尧粉丝李易峰乔振宇路人粉武侠控耽美爱好者古风爱好者拖延症晚期

陆花番外 在地愿为连理枝

花满楼三十岁生辰的时候,花如令命人大摆筵席,并在大宴前夕亲自写了请帖。

而花满楼还在距毓秀山庄几十里外的百花楼,他在等陆小凤睡醒。

司空摘星已经喝了两壶用上好的茶叶沏的茶水。

“他怎么能在这样重要的日子喝醉然后睡得比猪还死!”

花满楼让司空摘星用一块点心消消气,也有些无奈。明天就是他的生辰了,他今天一定要赶回家。

还要带着陆小凤。

三年前陆小凤终于在嫁进花家和入赘花家中为保性命选了前者,当然,陆小凤是真心要花满楼高兴的。

花满楼和司空摘星将陆小凤扔进马车。

司空摘星先走一步,打声招呼就没了踪影。

花满楼想着枕在自己腿上的陆小凤,记起当年的事,暗笑。

陆小凤答应扮成新娘子,用的是执剑长老和陵越亲自挑选的胭脂水粉。

嗯,该直接叫姓名了。

他早早离开师门下山回家,也不时和天墉城的红玉联系。

陵越十八岁的时候开始修仙,二十岁时谢绝了熙钰掌门要他继任第十五任掌门的好意,和百里屠苏走出天墉城,云游四海,难寻其踪。他们时不时寄来稀奇古怪又百年难得的各种东西,这时候才知道他们就在身边。

唯一一次露面就是知道那件天大的事。

陆小凤要和花满楼成亲了。

虽然新娘子的身份瞒着江湖人士,但早早赶到的陵越和屠苏一看陆小凤笑成一朵花的表情就知道了。

百里屠苏依旧冷着一张脸,拎着准新娘的衣领出门。

准新娘回来时鼻青脸肿。

而陵越看着百里屠苏无辜的模样,不加褒贬,只对他笑了笑,屠苏也回他一个笑。

两个惊天动地、无人能比的笑容。

最美最暖的笑容给了最爱的人。

花满楼顿有所悟,他看着奄奄一息的陆小凤,展出一个微笑。

陆小凤晕死过去。

大夫说,是因为心跳过快。

哎,陆小凤,我们这就是在一起了?

嗯,难不成七童要反悔?

不知道陵越和屠苏何时能再见。

能再见的时候自然就能见咯。

花满楼想着陆小凤和自己的过去,现在和以后,觉得马车过石子路的颠簸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陆小凤,不管前世如何,我只愿今生与你做平凡的沧海一粟,笑傲江湖。

在陆小凤的梦里,梧桐树下的红衣青年扬起一个笑:“我是凤霄。”

红尘万丈,弱水三千,他心中只有那江南小楼。

那里有百花芬芳。

那里有他的挚爱。

至死不休。

怀里的绣品凤求凰针线难得,栩栩如生。

凤舞九天偏爱花,梧桐甘醴不是家。

疑是前世回眸见,多少轮回今始达?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