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越楼欢

钟汉良焦恩俊陈伟霆乔任梁张智尧粉丝李易峰乔振宇路人粉武侠控耽美爱好者古风爱好者拖延症晚期

《死生至情》楔子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牡丹亭序》

楔子 恨不相逢未亡时

又是一年冰雪融,细雨初柳爱东风。

红衣翩然贵客至,携来信讯盼归鸿。

朦朦细雨洗亮了青草绿树,连那抹天墉城上下都十分熟悉的红色也鲜明起来,伞下的红裙裙摆微晃,和着主人快乐的步子走进小院。

服侍的弟子打开房门,红色身影收了伞放在门边,飘然而入,扬着手中的信,高兴地说:“陵越,晴雪找到复活屠苏的办法了!”话刚出口,戛然而止。

那人坐在榻上,痴痴地看向窗外,虽因修行容颜未老,执着而生的一头白发仍是那样刺眼。她不忍打扰,就这么静静地立在一旁看着。

良久,陵越才回过头,极为缓慢地展开一个微笑:“我们努力了几十年,每每有希望都会尽力,却总是失败,红玉姐莫不是在哄我?”

红玉心里酸涩发苦,也勉力撑起一个笑:“我哪里会骗你?晴雪来信说,屠苏的三魂七魄散在四海三山,只要能找到,再用他常在身边的东西做媒介,屠苏就能复活。女娲娘娘说,屠苏蓬莱之举感天动地,足以肉身成仙,也免了煞气之苦,这下你可放心了?”

陵越笑道:“屠苏回来我自然欢喜,只是,”咳了两声,“我今年已经一百岁了,红玉姐,不知能否等到屠苏回来。我等了他七十六年,终于要等到了,可我该走了罢。”

红玉手一抖,斗篷落在地上,她也顾不得捡,坐在榻边看着陵越:“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你说了,你等了屠苏这么多年,不差这段时间。等屠苏复活回来,你们师兄弟就能见面了,你说你要等屠苏回家!”话到最后,已有泣音。她不是不知道陵越的意思,陵越一生未成仙,若不是修为高出常人,也不会有如此长的寿数。

“回家……”陵越微合的双眼又缓缓睁开,苦笑不已,“屠苏的心上人是晴雪啊……幽都……桃花谷……”看了一眼窗外的新柳嫩芽,慢慢闭上眼,不再说话。

红玉顿觉不好,颤着手去试他的气息,终是放声大哭。身边的弟子也惊得丢下手里的物什,跪倒在地,被红玉打发到前山报丧。

“陵越师祖仙逝了——”

悲伤的气氛笼罩整座昆仑山。

“红玉长老,”

一个弟子跑进小院,

“外面有一个人要见陵越师祖,他说他叫百里屠苏,掌门师尊带着他往这边来了。”

泪水朦胧的眼睛蓦然睁大。

常忆少年旧音容,阴阳方悟意重重。

生死几度轮回转,不知何时再相逢?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