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越楼欢

钟汉良焦恩俊陈伟霆乔任梁张智尧粉丝李易峰乔振宇路人粉武侠控耽美爱好者古风爱好者拖延症晚期

第十章 原来身世出我意

“待我除去身上的煞气,你一定要带我一同下山。”

“我就带你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师兄可是忘了?”

陵越揉揉太阳穴,他实在是不知道师弟怎么会拿这件事对自己撒娇,难不成是不信自己?甩开这个荒唐的想法,他极力给师弟一个笑容:“师兄怎么会忘?只是屠苏,你告诉师兄,是谁教你说这话的?”

屠苏松开陵越的胳膊,坐到他对面:“不告诉你。”

但陵越觉得还是让师弟恢复本性比较好。

趁着师弟去前山教授剑法,陵越开始寻找证据。

诗词书册里有一张信纸。

陵越打开一看,黑了脸。

陆小凤!

他坐下来写了一封回信,大意是你给屠苏的信我已经看到了,不许教坏我家执剑长老也不要带坏我家七弟,否则有你好受的。封上口,他满意地笑了。

唔,前两天刚刚回绝了熙钰徒孙的继任建议,该告诉屠苏收拾收拾准备下山了。

至于谁来当执剑长老,不是陵越这个弟子能考虑的好吗?

屠苏吃下最后一口面条,感慨道:“没想到我们真的出来了。”

陵越好笑地看着他:“怎么,不信师兄会带你出来?”

屠苏连忙摇头,腮帮子还一鼓一鼓的。

陵越放下饭钱:“走罢。”

前几日他们刚刚下山,救了一个少年,说来也怪,这个少年姓方,叫方扶舟,和方兰生一样热情地请他们到家里歇息。陵越见屠苏极是喜欢这里,就答应住一段日子。

回到方府,方扶舟和自家爹娘都在等他们。

方家夫妻两个人到外地办事,今日才回,听说有人救了自家儿子,一定要亲自道谢。

“小儿鲁莽不懂事,这次多谢两位少侠相助。”

陵越忙扶起方老爷:“我和师弟恰好经过,救了令郎,也是我们的缘分。”

“少侠是陵越和百里屠苏?”方老爷忽然问道。

“不错。”屠苏和陵越都点头。

“不知道二位是否认识方兰生?”

陵越和屠苏面上一动,齐声道:“方兰生乃是我辈故交。”

方老爷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他吩咐妻儿不许过来打扰,就带着越苏二人到了书房。陵越和屠苏不明所以,看着他从书架后的暗格里拿出一本册子。这册子做得异常精致,上面“方家家谱”四个工整行楷用的是金粉写就。

“你们二位打开看看。”

陵越接过来,翻开一看,瞪大了双眼:“这是——”屠苏在一旁也是吃惊不小。

家谱最前面,竟然写的是当年一众好友相遇相知的过程,连蓬莱一战都没有遗漏。

屠苏和陵越有种说不出来的强烈预感。

“我方家家谱第一代就是方兰生。”

陵越翻到家谱,第一页上书:“本家谱自方兰生始。方兰生,生于琴川,原系方父于灾荒之年救得,养育之恩永铭在心。陵越,方兰生亲生兄长,失散多年,终于相认。因其修道不娶,故将兰生长子以峰过继与之。方以峰弱冠礼后任其离府,另立方家家谱,以陵越为先,虽非方家亲生,然使其有后矣。在此立规:各代方兰生之后务必与陵越之后联系交好,若有半分违逆之意,家谱除名,永不原谅。”

“算起来我已是方兰生后人第七代,这条家规自先祖以来,每一代方家人必定遵守。今日遇见两位,得知大名,我也是存了侥幸,没想到你们真的是先祖故友,请受晚辈一拜。”

陵越和屠苏还没从家谱带来的震惊里出来,就连忙扶起方老爷,陵越道:“方老爷,我师兄弟年纪方轻,如何受此大礼?折杀我们了。”

方老爷道:“实不相瞒,家谱里也说明了陵越先祖是在天墉城修道的。既然你二人就是百里屠苏和陵越,那必是修仙得道,年纪轻轻也就不足为奇了。”

陵越双眼发红,心中激动万分又无可奈何。前世自从当上了掌门,他就很少去看兰生,大多时候都是兰生带着妻儿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看望自己。也告诉过他不必来得这么勤,他却嘻嘻地笑了:“你是我大哥,我不来瞧你谁能来?”后来月言故去,兰生年纪也大了,虽很少来也总是嚷嚷着要来和自己同住。可陵越没想到,兰生竟然将这么大的事情瞒了自己一辈子,兄弟两个幼时离散,十几年后才得重逢。后来经欧阳少恭一事,身边的人去的去,散的散,早已物是人非,他纵有千般对兰生的愧疚也无心无力去弥补,只求来世。

兰生真的长大了,陵越想起最后一战前自己说的话,他已摒弃杂念,不去计较后代一事,可亲生弟弟为自己想到了,真是让他感动不已。

屠苏知道师兄心里难过,握住他的手摁了摁,对方老爷道:“方老爷,我师兄有些不舒服,我们先回房,晚饭就不必送来了。”两人都已成仙,不食人间烟火,只是偶尔吃一些简单的饭食。

方老爷亲自送他们回房,最后道:“两位可以去江南,方家另一脉就住在那里。”

晚上,屠苏和陵越并肩坐在床上,屠苏看陵越仍是一脸凝重悲伤,不由劝道:“师兄,兰生过继长子与你,足见他和你的情分,你也不必伤怀,有缘自会再见。”

陵越叹道:“十几年未尽到兄长之责,他竟能做到这般,是我不够好。”

屠苏想了想:“这样罢,师兄,我们去江南,正好花满楼也住那边,我想去看看他,一起罢。”

陵越的眉头仍未舒展,听了他的话,只说:“好,我也要回去花家看望。”

陵越和屠苏一路游山玩水,也做了不少好事。每每和屠苏做得一件义举,陵越都觉得世上没有什么事能比和屠苏并肩山河更重要、更快乐。

这日两人终于到了江南,陵越依着记忆来到毓秀山庄,报上姓名就被家丁恭敬地迎了进去。花如令夫妇带着一大家子人出来见他们。

陵越先拜见姑姑姑父,将屠苏介绍给他们,环视一周没看到花满楼,便道:“七弟去哪里了?”

花家老大说:“七弟非要在外面住,爹给他盖了百花楼,今天完工,早上他就拉着陆小凤走了,现在还没回来。”

陵越看向花如令,见后者微微颔首,知是不差,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已几乎将陆小凤划入小人一列,直到那两人成亲也不曾改掉。

花如令夫妇听说二人都已成仙,喜出望外,带他们去了后堂。

“陵越,事到如今,我也要和你说说你的身世了。”花夫人严肃地道。

陵越道:“姑妈请说。”

花夫人道:“你四岁来到花家,并不知我娘家姓氏。其实,我是方家后人。”

“我和你爹,是方家长房一脉,你就是方家人。”

陵越只觉戏本也没有这么巧的,偏偏让自己遇上了。

“当年你母亲难产去世,你父亲未曾续娶,在外做生意时染上瘟疫也故去了。我和你姑父将你带回花家,教你们念书的先生说你命中有大劫,若不及时防范,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半信半疑,过几日来了一位云游僧人,知道了你的身世当时就要给你改名。当时也是没了主意,就依了他的话。等你到了十岁,就让你和七童一起到天墉城,也算是有个伴。”

陵越想大笑,又想大哭,没想到轮回一世,自己终是做了方家人。

应该是欠债要还罢。

花夫人笑道:“既然想见七童,你们就去找他,出了山庄走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

陵越点头应了。把行李拿给家丁,就和屠苏出门去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