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越楼欢

钟汉良焦恩俊陈伟霆乔任梁张智尧粉丝李易峰乔振宇路人粉武侠控耽美爱好者古风爱好者拖延症晚期

第四回 拜亲长凤凰聚故交 恨夫妻紫矜生旧怨(4)

在场众人都吃惊不小,李寻欢道:“怎么会?你家里父母兄长如何能同意?因着当年的事你二人就受了多大的委屈。”展昭摇头笑道:“这又如何?如今我两个都是鳏夫独子,既都有了子嗣,何必再提续弦?”陆小凤等人便不再多言,李寻欢在心中一叹,低眉不语,桌下一只手伸过来将他的手握住,沈飞低声道:“大哥莫多想,有我。”看他露出一个笑,方松了口气。李寻欢拍拍他的手,笑道:“不碍的。”着实受用沈飞的温柔关切,又道:“此事一了和我去晋州罢。”沈飞喜道:“大哥真的要我一起么?”李寻欢笑他:“怎么,我的话不信?”沈飞忙道:“不不,大哥,我心里欢喜至极!”你你我我了半天也没别的话,教陆小凤笑话了去。展昭在旁道:“到时候莫忘记请我们吃酒。”沈李两个有些不自在地点头。
且说花满楼、云聪、叶开三个人回到百花榭,绿琴端上茶:“怎么就你们三个,客都走了不成?”叶开道:“好姐姐,我不是客吗?”绿琴笑道:“是我说错话,那么其他几位爷怎么没来?”云聪道:“姐姐不要听叶开胡说,新人在老太太那里,至于陆小凤么,拉着那帮子狐朋狗友不知到哪里去了。”话一出口方觉将乔峰李寻欢等与陆小凤当作一样的,便不说什么。花满楼笑道:“这话不假。有陆小凤这个风流人物在,旁的人少不得近墨者黑。”叶开撇嘴:“我师父不用陆小凤已经很风流了,不过师叔很有法子管他。平日里出门师父招人多看一眼师叔就不高兴,我哥不让我给他们添乱。”花满楼笑道:“他们真教人羡慕。”叶开拣了一块点心:“有什么可羡慕的,两个老头子罢了。”云聪笑道:“哪里有这样说长辈的?”叶开挠挠头,想到傅红雪与李寻欢、沈飞算是一样大的年纪,如此倒像是将他也说进去了。云聪素来不喜陆小凤的性子,更不想提花满楼的心事,只把话岔开。

梧桐居里,陆小凤几人围坐桌边。展昭道:“如此说来,当年的事陆兄是有眉目了?”陆小凤道:“这么多年,我若不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便是不孝不义。”乔峰道:“那些人做了恶事,总该有报应的。”沈飞冷声道:“他们的报应就由我等亲自送上。”李寻欢道:“阿飞冷静些罢。”展昭道:“没想到你将此事告诉了阿飞兄弟。”陆小凤道:“都成一家人了,有什么奇怪的?”李寻欢见沈飞面色好转,知这话对他脾气,只好笑笑不说话。

陆小凤道:“此事我已有眉目,那女人犯下的罪过给陆花张三家乃至全天下的灾祸到最后一定会应在她自己身上,不知白兄那边如何?”展昭道:“这几年我与他都是书信来往,他倒是提起一些事情与此有关。”陆小凤道:“这样再好不过,后日我陪沙曼回张家,岳父那里我去说,我想陵越也应该知晓了,毕竟当年的事和他家也有关系。”又问李寻欢:“这事你可告知了红雪?”李寻欢摇头:“我们不想他们兄弟两个知道,此事与他们无关。”陆小凤道:“可怜天下师父心。”李寻欢一怔,笑着倒酒。展昭道:“我们是否该商定解决此事的办法?”乔峰道:“不错,此事牵连甚广,当从长计议。”陆小凤一摸胡子:“真是知己难逢。”李寻欢笑而不语,沈飞冷冷道:“世上只有一个花满楼,没有旁的人能知道你。”其他几个都唬了一跳,细想确是如此。陆小凤笑道:“沈兄弟这话不就是知道我吗?七童这样好的人,不知道哪家姑娘能入他的法眼?只是这话以后休要再提,省得你嫂子喝醋。”李寻欢道:“不知你有何计划?”陆小凤拊掌笑:“还说不是知己,几位都明白我的。”便将计策如此这般说与几人。展昭道:“此计可行,但颇有险意,况且花费五年光阴,恐会横生枝节。”李寻欢道:“我同意展兄弟的话。你成亲那日西门庄主和叶城主也曾过来,他们是如何想的?”陆小凤道:“那次你们也知道,他二人几乎不曾开口,”说到此忽的一笑,“这两人冰山飞雪一般,心里还不知有多通透,我且和他们联络。以后有麻烦各位的时候。”众人都道:“这个自然是万死不辞的。”各人用些果品点心,晚间老夫人又吩咐在四海居摆饭,酉时过半陆小凤与沙曼告辞回府。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