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越楼欢

钟汉良焦恩俊陈伟霆乔任梁张智尧粉丝李易峰乔振宇路人粉武侠控耽美爱好者古风爱好者拖延症晚期

第四回 拜亲长凤凰聚故交 恨夫妻紫衿(还是这个字对劲)生旧怨(6)

陆小凤亲送沙曼到一水居,叫素竹娟影服侍她睡下,想着到前面去看看账。刚走到外面的抄手游廊,就听墙外有小丫头低声说话:“他有多大的脸,还不是和我们一样!红袖绿衣两位姐姐比他不知高了多少。”另一个道:“可不是!主子的事轮得到他多嘴?说那些不干净的话,我看他是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又一个道:“以为自己有面子,总给咱们脸子看,爷才不理他。听说爷只对那边府上七公子有无限的心思,谁都比不上的。”第一个丫头低低地惊呼一声:“可不敢胡说!”那丫头道:“咱这府里上面的人谁不知道?只是爷一个当局者迷罢了。你们当一水居那位真有这大的面子?不过是攀高枝儿。”听到此处,陆小凤已是满腔怒火,冷声道:“我怎么不知道?”越过墙头落在三个丫头面前。闻得其声她们已是吓得心胆俱裂,见到其人更是三魂没了七魄,跪倒在地不敢出声。陆小凤背着手看她们抖如筛糠,冷哼一声:“半夜三更不好生歇息谁给你们的胆子乱嚼舌头?都给我抬起头来!”他认出是紫衿带的人,眉头微皱:“是谁允许你们说混账话?”三个丫头互相看看,中间那个大着胆子道:“回爷,是紫衿抱怨的话。今儿个爷和姨夫人到花家去没有带他,他就耍脾气,什么难听的话都嚷出来了。奴婢只是随口一说,没的脏了爷的耳朵。”陆小凤道:“已经污了爷的耳朵。有什么不满意的就直接开口,爷说过最讨厌背后骂人说坏话的小人。”另一个丫头道:“爷有所不知,紫衿仗着是府里管事的,除了红袖绿衣两位姐姐他最大,可把尾巴翘得高高的,一点情分都没有。”陆小凤道:“家里的事我素来是不管的,见他还不错就重用他。你们的话几分真假尚不必说,胡乱说话让府里不得安宁就是你们的缘故。如此,你们跟我到书房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