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越楼欢

钟汉良焦恩俊陈伟霆乔任梁张智尧粉丝李易峰乔振宇路人粉武侠控耽美爱好者古风爱好者拖延症晚期

此身虽异性长存(下)

8
站在张府门前,张启山有种说不清的熟悉感。几个人往里走,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介绍手册,仔细翻看。
“本展馆由北京尹女士慷慨赞助,原为长沙保卫战将领府邸。据尹女士言,这位将领家中有一尊大佛,因而主人得名张大佛爷,其真实姓名已无资料可考。”
“尹女士,北京某势力当家人,古玩界能人之一。祖上有人到过长沙,亲身经历过长沙保卫战,在紧张局势中侥幸逃脱。馆中藏品约有七成以上为尹女士捐赠,系前辈嘱托。”
二月红合上册子:“模棱两可的。”
解九接着念:“本展馆由尹女士要求保留主人卧房和书房摆设不动,其他房间略有改变。”
齐铁嘴翻了翻:“有意思。”
走进主人书房,张启山心中的感觉越发强烈,一种莫名的归属感让他脑海翻腾,心绪起伏,却又难以言说。
身上一沉,本来跟着自己的小山捂着心口缩在他怀里:“哥哥,我这里好疼……”
9
齐铁嘴被打发去找工作人员,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休息室。
小孩已经晕过去了,略懂医学的二月红看了看,不建议送医院:“听我的,没什么大事,睡一觉比什么都好,去医院更折腾他。”
张启山自然是不放心,又不能怀疑二月红的水平,只好在屋里来回踱步,被解九瞪了一眼,又差点被赶出去。
好在张承山很快就醒了过来,张启山把他搂在怀里:“小山,怎么了?”
张承山闷闷地说:“启山哥哥,我进了这里就难受,心里难过的要死掉了……”
张启山心疼地抚摸他的后背:“不难过啊,哥哥在呢。”看向几个朋友。
二月红三人摊手,表示找不到原因。
这时,又一个工作人员敲门进来:“各位,这是我们当家的,听说有小朋友在这里晕倒,特地过来看看。”
10
来人是一位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女人,穿着绛色旗袍,不是国色天香,但颇有气质。
只见她进门直朝张启山走去,上下打量一番,不住点头:“真像真像……”才笑道,“我姓尹。”
张启山道:“您好,这里坐。”
尹女士在椅子上坐下:“你们也坐吧。”又将几个人打量半晌,终于道,“贵客登门,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张启山几人对视一眼,解九道:“夫人言重,不知您刚才的意思是……”
尹女士说:“我出生在北京,祖上是做古董生意的,在当时的北平也算是一方势力,外祖父就是入赘进了尹家门。这里的主人就是三十年代时候一个将领,我外祖母年轻时曾到长沙,经历过长沙保卫战,机缘巧合中结识了这位将领。将军家中供奉佛爷一座,故被人称作张大佛爷,真实姓名倒是很少有人知道了。”
众人听得入迷,齐铁嘴惊讶地说:“看来您家里和这位张大佛爷挺有缘分的。”
尹女士点头:“长沙保卫战十分残酷,张大佛爷派人送外祖母北上,从此再无联系。外祖母一直惦念着长沙的朋友,也派人打听过,只是再没有见过面。”(注)
这话说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张启山忽然问道:“您说的这位张大佛爷,活了多大岁数?”
尹女士略一思索,说:“我是听外祖母讲的故事长大的,并未听她说回北平以后关于张大佛爷的事——我们谁也不知道张大佛爷真名叫什么。”
“外祖母生前有一张照片,是她和长沙的朋友一起照的。外祖母极为宝贝它,我也只是在多年前看过几次。虽然时间久远,仍是外祖母割舍不了的感情见证。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和那张大佛爷有七分相似,”尹女士看向张启山,“若再过十年,至少九分。”
11
尹女士走后,张启山呆坐在床边,一言不发。
床上的张承山犹自睡着,小脸红扑扑的,想是没什么不好的症状。
“外祖母说,她被送走的那天,张大佛爷的爱人已经去世一周了。
“听说是在战场上为佛爷挡了一枪,正中心口,当场身亡。
“佛爷悲痛不已,决心和敌人血战到底,就把死活不肯离开的外祖母绑了,让另外一名军官带人护送她回北京。”
耳边是尹女士的话,张启山的心里已经掀起滔天巨浪,他如何能无动于衷!
二月红等人也是十分震惊,他们几乎都要认定张启山就是当年的张大佛爷。
可张启山的爱人呢?
尹女士说:“我一度以为外祖母曾是佛爷的爱人,外祖母却说,佛爷的爱人和佛爷青梅竹马二十年,感情深切真挚,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所以爱人去世,佛爷的感情也跟着死了。”
12
张承山并无大碍,醒来后还是活蹦乱跳的小皮猴一个,只是不能再去张府,去了必定再次晕厥。虽然没有什么后遗症,张启山还是觉得会对小孩子身体不好,就没再带他去。
13
学校上空盘旋的鸟南来北往五次,张承山初中毕业了。
张启山也完成了研一的课程,开车带着弟弟和朋友一起兜风,
晚上在山上露营,张承山帮着搭帐篷检树枝,齐铁嘴等人也没闲着。
张启山系上一个扣,觉得这种场景似曾相识。
但记忆已随风而去,毫无痕迹。
14
张承山十八岁那年的夏天,他拿着录取通知书敲开了张启山办公室的门,像小时候那样高兴地叫道:“哥哥!”
张启山起身,看了一眼那张通知书,笑着说:“恭喜你了,学弟。”
恭喜你,我的小孩。
15
齐铁嘴觉得,这世界上有狮虎兽骡子这些动物,一定也有狐狸和兔子在一起的后代。
张承山绝对算一个。
桃花眼,狐狸笑,偏偏长着兔子牙。
唬谁呢?
也就他哥能治他——也是个护短的主儿。
16
张承山大学毕业后,没再往上读,软磨硬泡他哥许久,终于进了秘书处。
他以为是从基层做起,一步步来,最后成为他哥的得力助手。没想到他哥大笔一挥直接把他捞进秘书处,半年后让他成了秘书处的头头。
他看着床上睡得正熟的张启山,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痕迹,额头青筋直跳。
混蛋!(ノ=Д=)ノ┻━┻
还真是从“基”层做起-_-||,麻蛋张启山你个老牛吃嫩草的败家玩意儿!
被子里伸出一条胳膊,将张承山再次搂住:“你还有精神?赶紧睡觉。”
张承山气得想踹他,稍稍一动后面就不好了。Σ(っ °Д °;)っ
只好咬牙切齿地闭上眼睡觉。
被子滑落,张承山心口上的桃花胎记更加夺目。
17
张启山想,张大佛爷和爱人无法相守到老的遗憾,或许就由他和小山来为他们圆满了。
两人回老家的时候,几位长辈对他们的感情竟没有太激烈的反对,只是让他们在祠堂密室对着两块无字牌位跪了一个时辰。
18
他们不知道,那些尘封的过往,跃出泛黄的照片,带着新的希望再次进入轮回里。
19
后来张承山偷着去了一次张府,再也没有犯过心口疼,也没有再昏迷。
20
记得那年,桃花树下,青年举起伞,笑得像只小狐狸。
“佛爷。”

注:没想黑尹小姐,就当她是佛爷等人的朋友

这篇写完了,没写两个人是怎么在一起的,主要写了启副的前世,这也是他们小时候没见过几次面却亲切非常的原因吧。

红楼梗
启:这位弟弟我曾见过。
副:好生奇怪,何等眼熟如此!

评论(2)

热度(45)

  1. 老九门启副主页钟越楼欢 转载了此文字